学术研究是一趟马拉松,真正的选手消耗的是生命

学术研究是一趟马拉松,真正的选手消耗的是生命。笔者就读国内一普通高校研究动车组疲劳强度等问题。
起初刚接触FEM就想一股脑搞明白很多东西,有限单元位移模式,网格精度,已经名义应力计算疲劳为什么网格敏感。

这么些问题在一个假期的文献查阅等等方法中,终于基本弄得有一定程度认识。
然而接下来simpack仿真提取载荷谱,这种新的疲劳计算方法又给自己带来了一系列的新天地。
你就是日日天天学习,恐怕也只是一直在前进罢了,更多的基础理论更是如苍茫大海。看到导师们的白发本不该是这个年纪该有的。我想持之以恒的学术研究是一场马拉松的话,真正的学术研究者消耗的就是生命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